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爱婷的博客

热烈欢迎您来农家院品尝俺做的农家饭:爱窝头 婷丝面 博饼饼 客米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山村,当过农民和民办教师,上过大学,搞过科研管理和现在的对外交流工作。心直口快,大大咧咧,多愁善感,热爱生活!

网易考拉推荐

童年的记忆---6小辫  

2009-04-29 17:58:13|  分类: 童年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小辫的苦恼。

我从小就苦于自己头上的资源匮乏,头发黄而稀疏。还有这个是俺娘故意给我睡出来的夹偏头,说是长大生孩子时容易。现在看来很时尚的,都与国际接轨了。说实话,当时的几个革命现代样板戏深深地影响了我的生活和审美观。我特喜欢革命样板戏红灯记中的李铁梅,她那又黑又粗的大辫子,辫梢上扎着红头绳,用手从前向后甩辮子的动作,那潇洒,那美丽,我从股子里羡慕。我很不甘心自己的自然条件。

我想留辫子,俺娘说我留辫子不好看,我执意要留,娘俩经常为此事不愉快。每当俺娘给我剪发时,我经常找些借口往后推辞,等头发长到一定长度,自己偷偷地照着镜子,辫两个三股的小辫子,辫梢上扎些玻璃丝,玻璃丝重重的。每个小辫子像筷子那样粗,真像一个小黄猫的尾巴。有时候在家里,自己将黄花菜的长绿叶子,撕成细丝,或是麻绳续在头发上,编成小辫往后甩,找李铁梅那种感觉。由于头发比例小,甩头用力过度,经常将将麻绳甩出老远,还带走几根宝贵的头发。视头发如金丝的我,那难受的心情更难于表达,真是得不偿失啊。有时我实在抗不过了,可怜的头发就被俺那善良的娘,嚓,嚓地剪掉,边剪边说:“你这两根细黄毛不适合扎小辫,扎上最难看”。我一次次地扎上,又一次次地被剪掉,剪了我的小辫心愿。我苦苦坚持了几年,最后无奈地投降了。只好一个特定的齐齐的,贴在头皮上的 短发型,一直保持了十多年。我上大学后有了自由,大二时烫了发,等头发慢慢长后,梳上了马尾,后又梳了几天小辫。遗憾的是,我怎么也找不到小时候那种甩辫子的快感了。同时留辫子的新发型也没得到同学们的赞美,没留几个天,到理发馆让理发师喀嚓剪掉了,烫成了菜花头,恢复了原样。

大红人罚站。

从小是俺娘的乖女儿,老师的好学生。从一年级到五年级,我都是学习班长兼文艺委员。协助老师收发学生的作业本,有时帮老师给同学批改作业。每天上下午的第一节课, 课前指挥班级唱歌。学校文艺演出我还是报幕员。学习好,爱劳动,听指挥,很受宠。生活班长一般为男生,每天负责喊起立、做操时喊号和劳动等职责。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一天我心血来潮。特宠我的班主任韩廷书老师走进教室,我兴奋地代生活班长大声喊起立,听到喊声,同学们和往常一样都站起来了。韩老师说是谁喊的,我很得意的说是我。老师严厉地说,给我出去! 站在石碑前站二节课。啊,天那,那个地方通常是淘气学生罚站的地方,也是我之前最鄙视的地方。无奈,只好乖乖地服从,足足站了两节课。课间,大小同学们好奇地看着我这个老师的宠儿,指指点点,说三道四。我真是无地自容地度过了那度日如年的尴尬时光。

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)| 评论(1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